首页

搜索 繁体

第1章(1 / 6)

后脑勺无奈道:“明白,明白,不过我怎么跟您联络?”后脑勺恨恨的压了下虫子,将目光落在了卧在马厩角落里,醉死过去的驴身上,心中想起自己答应他的承诺,少有的叹了口气道:“唉,但愿我可以想到一个办法,否则,我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你的目光了。”我顶开妈妈的生命之门免费“这是罗根的风潮留下的痕迹。”阿鲁,恨道:“妈的,死乔恩,这就是你所谓的佣兵的智慧吗?”
“后脑勺老大?哈哈,笑话,学院里我只听说过有杰明特,樱花,威,敢称老大,想不到今天又多了一个什么后脑勺,你们说可笑不?”闻言,贝蒂心中莫名的一喜,心虚的打量了下安娜,心中那点点不愉,消失了。“酒鬼师父,别问了,再问你的天才徒弟就死翘翘了。”格里斯大骂。普瑞校长的大名,在艾法尔城那可是响当当的名号,‘手段’更是为学院三大巨头之最,令所有想打学院主意的人头痛。碧丝老师在此提起他的名字,还真得让骑士们犯起了嘀咕,生怕惹恼了这位传说中有着火爆脾气的校长,去找他们的麻烦,队伍一下子乱了起来。
拉尔斯笑道:“呵呵,克拉姆,想不到你还是这么讨厌应酬,好吧,稍后我会去找你的,希望你不会拒绝吧。”后脑勺突然佩服起眼前这个女孩来,他想了下,把自己藏在衣袋里的钱全掏了出来,一股脑的塞进了女孩的手里。“好了,你能不能闭嘴,我不想听你的唠叨。”“没有?真的?”安娜不放心的追问了下,见后脑勺坚定的点了下头,心里冒上一个念头来:“你这头笨猪,竟然没有感觉,难道本小姐这么没有魅力吗?不对,刚才我好像也没有什么感觉,真是奇怪,哼,总之你是占了便宜还在卖乖,气死我了,这次算是亏大了,不行,我不能就这么算了。”
“哎哟,这是谁这么没准头,把冰球扔我头上了?你想死呀,他奶奶的,等我出去再找你们算帐……”驴的喝骂声在突然间停了下来,他惊恐的看向身下,虽然除了眼前蠕动着尸体外,什么也看不到,可他还是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危险正从地底向上涌来,心虚下,他开始拼命的向坑顶爬去……虫子得意道:“服了吧,我还有很多厉害的绝招没有使出来呢,放心吧,以后有谁再敢欺负你,我就去给你报仇,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,嘻嘻……”“哼。”奥尼闷哼了声,出奇的没有说话,而是扭身大踏步向教室外走去。“安娜,这是最后一次,听明白没有?”谢非尔会长神情严肃的说。
阿瑞闻言,毫不犹豫的打开空间袋。火儿,早已厌倦了空间袋里那暗无天日,枯燥乏味的生活,期盼着主人放自己出去透透气,所以她在看到入口被打开的那一刹那,闪电般窜了出来,在空中舞动双翼写意转了两个圈后,落在了阿瑞的肩上。教室乱成一锅粥,是碧丝小姐无法忍受的,敲着讲台,大声吆喝:“安静,安静,闪电……”看着后脑勺逐渐远去的背影,驴有些迷茫了,不知道该跟上去,还是应该转身离开,奔向自由的田野,回归自然。“哈哈……”
第四卷 第六十六章 魔法精灵后脑勺被惊醒了,尽管克拉姆那独特的声音是从马厩外传进来的,还是让他有毛骨悚然的感觉,赶紧从草堆里爬出来,跑去开门。“哼,卑微的人类,你的狂妄让我无法忍受,我要将你碾成肉饼……”恶龙说着,纵身一跃,背上的双翼展开,向山顶飞去。
追杀了后脑勺,驴,一路的美女,在听到这个问题时,一愣,脸上也不知是因运动而升起的红晕,竟然越发的红了,可是她的眼神却变得犀利了,狠狠的盯了问话的人一眼。我顶开妈妈的生命之门免费“是,我马上就回来。”后脑勺答应了声,转身就向吧台跑去。一声尖叫,火乌鸦浑身抽搐了下,从罗伯特的肩上掉到了地上,挣扎了几下后,就不动了。罗伯特脸色一变,赶紧俯身抓起地上的火乌鸦,仔细的检查着。下面还在起哄中的学生,眼见罗伯特老师的脸色越来越难看,都不约自主的停止了叫嚷,怔怔的看着讲台上平躺着一动也不动的火乌鸦,难道它已经死了吗?
后脑勺,在贵族青年舒心写意的目光中离开了,偷偷的摸向了克拉姆声音传出来的房间。透过门缝,他先是看到了胡子被烧,大口大口灌着酒,神采奕奕的克拉姆,若不是想偷听一下克拉姆在搞什么东东,他早就忍不住大笑起来了。目光流转,后脑勺又看到了那个名字叫阿鲁的年青骑士,心中泛起了似曾相识的感觉,可具体在那见过,一时间可真想不起来。“哎哟,圪死我了,什么东西呀?”维里惨叫着,在女孩们持续的笑声中,矮身捡起先后两次让自己难堪的东西。话语中,透着几分徒然,几分失意,几分悲壮,可两人却并没有就此放弃战斗,他们不约而同的握住了手中的大剑,蓄势待发,准备给蚁王一记重击。驴神情一黯,趴在地上一言不发了。后脑勺怔住了,见驴没有恶意,才小心的在离驴数米的地方坐下,问道:“哼,看你的样子,就知道发生什么事了,是不是又遇到美雅了?”
“是,是,我马上就去。”后脑勺答应了一声,捡起地上的斧子就牵着驴向附近的树林走去。就在后脑勺为自己的今天的运气不济时,维里的身影,突然出现在门前,引起了口角生风的罗伯特的注意,停止授课,问道:“维里,现在正是上课期间,如果你想找人的话,等到下课可以吗?”“放开我,放开我……”后脑勺拼命的挣扎。“你完成了,我听到了你的召唤,才从沉睡中醒了过来,可是在我在破壳而出时,我没有看到你,你这个背信弃义的家伙,你抛弃了我,这是不可原谅的。”
克拉姆有些恼怒了,骂道:“臭小子,不管发生过什么事,你必须要为你所做的事情负责任,若你还是个男人的话,明白吗?”“啊……”“闭嘴,赶紧回到教室里,不要出来。”罗伯特懒得解释,冲学生吼道。面对蓄势待发的骑士,碧丝有些恼了,她不能容忍别人小看自己,对于后脑勺的话,她那里还听得进去?她随手一摆打断了后脑勺的话,眯起了眼睛,双手一扬,爆喝一声,一阵强烈的魔法波动后,空地上凭空出现了一头蜷卧在地上,浑身披着冰花的冰麋鹿,伴随着碧丝的声音,冰麋鹿一跃而起。
阿瑞抬起泪眼,泣道:“后脑勺,真的吗?”当后脑勺说完时,驴早已不知所踪了,后脑勺摇苦笑,他的目光落向了远处还亮着灯的马厩,那里,有一位让他为之牵挂女孩。也就在那一刻,曾经深深剌痛了后脑勺的那个阴影渐渐的隐没在阿瑞的笑脸后面。我顶开妈妈的生命之门免费“没……没什么,会长,您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?”后脑勺小心的解释。
卡斯塔校长轻笑不已,任由火儿受惊的从头顶上飞出教室,去找阿瑞了,他注视着心虚不已的后脑勺,轻声问道:“告诉我,你究竟是谁,来到艾法魔法学院想找什么?说不定我可以帮你的。”“就是因为你们两个家伙,惹怒了高年级学生,我们才被他们戏弄的,你们要负责任。”众人在阿瑞的话里得到了一点明示,可她们同样也不清楚为什么,都齐齐的看向后脑勺,希望能得到答案。后脑勺头痛起来,他也不知道究竟虫子想出了什么办法,抹掉了那些印记,要知道那些旧伤疤,即使是出色的牧师,也束手无措,更何况是一只虫子呢?同样让人没法接受的,还有后脑勺适才趴俯的地方,那里有两只狼,与马的遭遇如出一辙,它们身上没有任何伤痕,还保持着张嘴撕咬的动作,可它们也正在变成石头。
驴被后脑勺骂怔了,问道:“什么意思?”后脑勺为难道:“老师,可我现在不会使用魔法,你让我怎么救人?”“呵呵,这就好,过来,把这封信交给吉尔斯老板,记住,要亲自交给他,明白吗?这封信很重要,要不是我现在有事脱不开身,我一定会亲自去的。”谢非尔会长神情严肃的说。“放开他,你这个恶魔。”不知从那涌起一股勇气,阿瑞扑打着普瑞校长。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入库小说